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 法律法规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李庆堂盗剪铁路专用通信线破坏公用电信设施案

作者:洛阳铁路运输法院 贾超英 冯 兵  发布时间:2009-08-02 15:08:15


    [要点提示]

    被告人李庆堂到焦枝铁路线上,盗剪正在使用的987#-989#杆1、4位2档铁路专用通信线400米,致使铁路通信中断2小时55分,造成直接经济损失3767.448元,其行为已构成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

    [案例索引]

    洛阳铁路运输法院(2006)洛铁刑初字第21号(2006年4月18日)

    [案情]

    1998年4月17日20时25分,被告人李庆堂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将焦枝铁路白银坡车站至高河车站间,987号至989号线杆1、4位2档200米正在使用的铁路专用通信线路剪断,致使铁路通信中断2小时55分钟,造成直接经济损失3767.448元。

    洛阳铁路运输检察院认为,被告人李庆堂明知是正在使用的铁路通信设施,故意进行拆盗,足以使列车发生倾覆、毁坏危险,其行为构成破坏交通设施罪,提请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七条的规定处罚。

    被告人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无异议。

    [审判]

    洛阳铁路运输检察院以洛铁检刑诉(2006)1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庆堂犯破坏交通设施罪,于2006年3月28日提起公诉,洛阳铁路运输法院于4月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洛阳铁路运输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李庆堂盗剪正在使用的铁路专用通信线,致使铁路通信中断,其行为侵犯了公用电信设施的安全,已构成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庆堂犯破坏交通设施罪的罪名应予以纠正。

该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李庆堂犯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李庆堂服判未上诉,一审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对被告人的行为是构成破坏交通设施罪还是构成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存在不同意见。

    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的行为构成破坏交通设施罪。理由是:被告人盗剪的是铁路行车专用通信线,而铁路行车专用通信线属于刑法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的交通设施,盗剪这类通信线,有足以使列车发生倾覆、毁坏的危险,所以被告人的行为应定破坏交通设施罪。

    另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的行为构成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理由是:

    1、盗剪铁路行车专用通信线不足以使列车发生倾覆、毁坏的危险。在原来铁路行车设施较为落后和不完备的情况下,铁路行车专用通信线曾经是直接影响铁路行车安全的设施,它的被剪断,足以使列车发生倾覆、毁坏的危险。但现在,随着科学的发展和进步,铁路交通设施安全性能的不断改进和完善,控制火车运行的设施除了行车专用通信线外,还有无线通信指挥系统、自动闭塞装置等。在目前情况下,即使行车专用通信线被剪断,也不足以使列车发生倾覆、毁坏的危险,即达不到刑法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的破坏交通设施罪的危害程度。

    2、盗剪铁路行车专用通信线的行为符合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的特征。破坏交通设施罪与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虽同属危害公共安全罪,却具有不同的特征。其根本区别在于:

    破坏交通设施罪,是指破坏轨道、桥梁、隧道、公路、机场、航道、灯塔、标志或者进行其他破坏活动,足以使火车、汽车、电车、船只、航空器发生倾覆、毁坏危险等严重后果,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该罪侵犯的客体是交通运输安全,犯罪对象必须是路基、轨道、信号等与交通安全直接有关的交通设施。

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是指故意破坏公用电报、电话设备或其他通信设备,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该罪侵犯的客体是通信安全,犯罪对象主要是正在使用中的各种公用电信设施,如电话的交换设备、通信线路等。它们与交通安全的安全不是直接有关,而是间接有关。

    正因为铁路行车专用通信线已不再是直接影响铁路交通安全的交通设施,盗剪铁路行车专用通信线,不足以影响铁路交通安全,所以盗剪铁路行车专用通信线的行为侵犯的直接客体是通信设备的安全而不是交通运输的安全;铁路行车专用通信线应属于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的犯罪对象,而不属于破坏交通设施罪的犯罪对象,因此盗剪铁路行车专用通信线的行为更符合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的特征。

    洛阳铁路运输法院认为公诉机关提供的郑州铁路局洛阳办事处安全监察室出具的有关987至989号杆1、4位铜线被盗剪后,严重危及行车安全,可能造成列车倾覆毁坏危险的证明,经当庭质证,证明的内容无技术理论根据相佐证,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本案被告人的行为不足以使列车发生倾覆、毁坏的危险,侵犯的只是通信设备的安全而不是交通运输的安全,因而采纳了上述第二种意见,对被告人以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定罪处罚,是正确的。

第1页  共1页

编辑:王亚霖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最高人民法院 | 人民法院报 | 中国法院网 | 河南法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