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 法律法规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被告人武海龙诈骗案

作者:洛阳铁路运输法院 冯兵 李虎  发布时间:2009-08-02 15:11:22


    [要点提示]

    被告人在与被害人的交往中隐瞒真实身份、住址,采取着军装、使用军官证、驾驶军用牌照汽车等手段冒充军人,采取了假装谈恋爱、向被害人借钱、调包等方式骗取被害人人民币27万元。其行为的性质不仅涉及到罪与非罪的问题,还涉及到了此罪与彼罪和构成的是一罪还是数罪的问题。本案被告人为了达到骗取被害人钱财的目的,采取了冒充军人的方法,其行为不仅侵犯了公民的合法财产所有权,而且危害了军队的声誉及其正常活动和社会管理秩序,同时触犯了诈骗罪和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的法律规定。但根据刑法理论,被告人这种以实施某一犯罪为目的,而这种犯罪的方法或者结果又触犯了其他罪名的情况,属于牵连犯,应当采取吸收的原则,按照其中较重的一个罪进行处罚,而不定数罪。因此本案以诈骗罪对被告人定罪处刑。

    [案例索引]

    洛阳铁路运输法院(2008)洛铁刑初字第22号(2008年7月11日)

    [案情]

    2007年9月下旬,被告人武海龙以“怀念战友”的网名通过网上聊天的方式结识了被害人朱某某(女,38岁,郑州市某某集团下岗工人)。在与被害人的实际交往中,被告人武海龙自称是20军侦察营副营长、少校军衔,采取着军装、使用军官证、驾驶军用牌照汽车(系武海龙借其亲戚武莲花的汽车,并私自悬挂军用牌照)、送金饰品、往被害人银行卡上打钱供二人消费、借给被害人弟弟现金等方法骗取被害人的信任,与被害人建立起“恋爱”关系。

    2007年12月,被告人武海龙以收购黄金共同做生意、急需大量资金为名,骗被害人朱某某多方筹集资金,并陪同朱某某到中介公司咨询、联系用朱某某的住房向商业银行抵押贷款的筹资事宜。同年12月24日,朱某某与郑州市商业银行签订了住房抵押贷款合同,贷款人民币13万元。2007年12月30日,朱某某将其本人、父亲、前夫所在企业的破产经济补偿金、前夫奶奶的丧葬费等共计人民币9万元交给被告人武海龙。

    2008年1月7日,当被告人武海龙得知被害人的住房抵押贷款到帐后,以和被害人到灵宝市收购黄金做生意、急需资金为名,让被害人将全部贷款和借被害人弟弟的借款共计人民币18万元取出(住房抵押贷款扣除手续费12.5万元、借其弟弟5万元、存款5千元)。当晚,被害人携带人民币18万元按照约定从郑州乘坐1732次旅客列车,与被告人武海龙在车上会合。途中,武海龙以被害人装钱的包不安全为由,骗被害人将18万元人民币装入其携带的密码箱内,并趁被害人上厕所之机,将该密码箱与同行的张刚生(在逃)携带的密码箱(武海龙提前装入4饮料瓶水及空纸箱)调换。次日凌晨,被告人武海龙与被害人在灵宝车站下车,武海龙安排被害人住宿休息后以签合同为名脱离被害人,与张刚生会合。尔后,武海龙携款逃离灵宝市,并拒绝接听被害人电话、进而扔掉手机SIM卡防止被害人与其联系。

    洛阳铁路运输检察院认为,被告人武海龙的行为已构成诈骗罪。提请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二百六十六条的规定处罚。

    被告人被告人武海龙对公诉机关指控其诈骗被害人民币18万元无异议,其辩称:从被害人处取得的人民币9万元属于借款,不是诈骗。被告人武海龙没有向法庭提供证据。 

    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

   (1)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诈骗被害人人民币9万元不能成立。理由如下:

    a、被告人武海龙原本姓吴,由于户口登记时出现错误,被登记为武。被告人还曾用其兄“武海峰”的名字服兵役,其用真实姓名“吴海峰”与被害人交往,没有隐瞒事实真相,没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

    b、被告人武海龙与被害人之间存在多次正常经济往来,被告人客观上占有被害人的人民币9万元,用于做黄金生意,并曾提出返还被害人该款,属于经济往来中的合法占有。

    c、被害人报案之初的几次陈述均没有提到被诈骗人民币9万元,被告人武海龙在历次被讯问中,均否认了诈骗9万元的犯罪事实。

    辩护人向法庭提供了被告人的户籍证明、士兵证、退役证、司机训练毕业证及所在村委会的证明等证据,证明当地公安机关误将被告人武海龙的“吴”登记为“武”,1996年12月至1999年12月武海龙曾以其兄武海峰的名字服役 。

    (2)被告人家属积极配合公安机关起赃、退赃,被告人在被羁押期间,揭发了同号牛某某准备自残、自杀情况,属立功表现。

    [审判]

    洛阳铁路运输检察院以洛铁检刑诉(2008)1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武海龙犯诈骗罪,于2008年6月13日向洛阳铁路运输法院提起公诉。洛阳铁路运输法院同年6月18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洛阳铁路运输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武海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冒充军人,以虚构事实和隐瞒真相的手段,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侵犯了公民的合法财产所有权,已构成诈骗罪,同时其冒充军人诈骗的方法又构成了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属于牵连犯,应按照从一重罪处罚的原则以诈骗罪惩处。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武海龙犯诈骗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

    该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第二百六十六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武海龙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 000元。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武海龙服判未上诉,一审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本案被告人武海龙先后两次骗取被害人27万元人民币,且在行骗过程中采取了假装谈恋爱、冒充军人身份、调包等方式,其行为的性质不仅涉及到罪与非罪的问题,还涉及到了此罪与彼罪的问题。本案审理的焦点问题集中于以下三点:

一、被告人从被害人处取得的9万元是合法借款还是犯罪所得?对此,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这9万元是被告人为做黄金生意向被害人借的款,被告人曾提出返还被害人该款,故这一行为不是诈骗,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诈骗被害人人民币9万元不能成立。法院则认为被告人的行为不是正常的借款行为,9万元属犯罪所得。理由是:首先,被告人武海龙在与被害人的交往中隐瞒真实身份、住址,采取着军装、使用军官证、驾驶军用牌照汽车等手段冒充20军侦察营副营长、少校军衔,骗取被害人人民币27万元后拒绝接听被害人电话、进而扔掉手机SIM卡使被害人无法与其联系,反映出被告人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被害人全部财产的目的。其次,被告人武海龙以收购黄金共同做生意、急需大量资金为名,骗被害人朱某某多方筹集资金,并陪同朱某某到中介公司咨询、联系用朱某某的住房向商业银行抵押贷款筹资事宜,先后骗取被害人人民币9万元、18万元,属于基于同一犯罪目的实施同一犯罪行为的不同阶段,至于其是否用9万元做黄金生意,是否曾提出返还被害人该款,既缺乏证据支持,又不能在客观上否定被告人实施了非法占有的行为。

    二、武海龙在列车上调包的行为是盗窃还是诈骗?被告人采用秘密调包的方式将被害人的18万元现金据为己有,貌似构成盗窃罪,实则不然。盗窃罪与诈骗罪的主要区别在于二者的行为方式不同,进而导致被害人处分财产上的差异。诈骗罪的受害人是由于受到犯罪人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影响,主动交出财物的;而盗窃罪的受害人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动地丧失了对财物的控制权。本案中,被告人武海龙在列车上调包的行为与此前假冒军人身份,虚构做生意需要资金的行为是相互联系、无法割裂的,是基于同一犯罪目的实施诈骗犯罪的不同行为阶段;被害人朱某在列车上将18万元现金交给武海龙是基于对“恋爱”的信任,“心甘情愿”地将其控制权转移给了被告人。因此,武海龙的行为符合诈骗罪的犯罪构成,武海龙构成的是诈骗罪。

    三、武海龙冒充军人实施诈骗,构成的是一罪还是数罪?本案被告人武海龙为了达到骗取被害人钱财的目的,采取了冒充军人的方法,其行为不仅侵犯了公民的合法财产所有权,而且危害了军队的声誉及其正常活动和社会管理秩序,同时触犯了诈骗罪和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的法律规定。但根据刑法理论,被告人这种以实施某一犯罪为目的,而这种犯罪的方法或者结果又触犯了其他罪名的情况,属于牵连犯。对牵连犯,一般应当采取吸收的原则,按照数罪中较重的一个罪进行处罚,而不定数罪。通过比较诈骗罪和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的法定刑,可以看到被告人诈骗人民币27万元,数额特别巨大,按诈骗罪定罪对其处罚较重。因此法院依照牵连犯的刑法理论,以诈骗罪对被告人定罪处刑。

                    

第1页  共1页

编辑:王亚霖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最高人民法院 | 人民法院报 | 中国法院网 | 河南法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