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 法律法规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业务研讨

盗窃铁路护栏钢轨犯罪既遂与未遂问题研究

作者:李虎  发布时间:2011-06-03 17:33:16


    将废旧钢轨进行再利用制成防护栏,实现铁路线与外界的相对隔离,是保障铁路行车以及铁路沿线人畜安全的一种简便易行且富有成效的措施。但由于作为护栏的废旧钢轨本身仍具有一定的经济价值,因此铁路沿线的护栏钢轨也经常成为盗窃犯罪的作案对象。对于盗窃铁路护栏钢轨的案件,一般说来这类犯罪在定性上不存在太大的争议,但在犯罪形态上,尤其是在犯罪既遂和犯罪未遂问题上容易引发争议。近年来,我院在审理这类案件时就多次在此问题上引发了争议和讨论。

    一、问题的提出

    刑法明文规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为盗窃罪。但盗窃罪既遂的具体标准是什么?刑法学理论上尚存在诸多分歧。与之相对应的是,尽管《刑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对犯罪未遂做出了的界定,即盗窃者实施盗窃时在客观上“已经着手”,但又“未得逞”,是盗窃未遂。但盗窃未遂在客观方面“未得逞”的表现,在不同案件中却有其各自的特殊性,有时并不容易准确做出界定,这种情况在盗窃铁路护栏钢轨的案件中尤为明显。例如以下两个案例:

    案例一、一伙犯罪分子在某铁路区段盗窃铁路护栏钢轨,其先将作为护栏横栏的钢轨切割成段,将作为护栏立桩的钢轨拔出地面后,又将部分钢轨扔下了铁路护坡准备搬运,搬运过程中因发现有人来便匆忙驾车离开现场,途中被公安人员抓获。此时仍有部分钢轨留在原地,部分钢轨散落在铁路护坡上,已经被装车运走的钢轨只是其中的小部分。

    案例二、一伙犯罪分子驾驶机动车到某铁路区段盗窃护栏钢轨,他们把护栏钢轨切割成数截后,又将机动车开到铁路边准备装车,众人正在装车时被公安人员抓获,此时犯罪分子仅将1根钢轨装上机动车,其余钢轨仍在原地。

上述两个案例的共同之处在于,犯罪分子虽然都实施了盗窃行为,且已将护栏钢轨锯断,但并没有将锯断的钢轨全部装车运走,于是在产生了一个具有共性的问题:对于案件中那些留在原地的、散落在铁路护坡上的、装上运输工具的,还有已经运走的等处在不同状态的钢轨,是应当全部认定为既遂或未遂,还是认定为部分既遂部分未遂,单从盗窃犯罪既遂与未遂的法律规定上看,难以做出准确的界定。

    二、研究的意义

    在盗窃铁路护栏钢轨案件中,由于多数犯罪人选择的作案地点都是较为偏僻开阔的铁路区段,加之护栏钢轨即便被犯罪人切割成数段,仍存在一定的长度和重量,因此这类案件中大多存在搬运的环节,容易造成作案现场大,赃物散布广的复杂局面,致使犯罪既遂与未遂难以认定。而在该类案件中,准确认定是犯罪既遂还是未遂又是必须的,因为它关系到了法律适用正确与否这个根本性的问题:

    第一、罪与非罪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的规定盗窃未遂,情节严重,如以数额巨大的财物或者国家珍贵文物等为盗窃目标的,应当定罪论处。换言之,如果盗窃未遂,且未达到情节严重的标准,就不应定罪论处。

    第二、此罪与彼罪的问题。在绝大多数盗窃铁路护栏钢轨案件中,犯罪人都采用了一定的破坏方式,其行为可能涉及到了破坏交通设施和破坏公共财物等罪名,尽管这类犯罪最终一般都被认定为盗窃罪。但是如果犯罪人的盗窃行为因为未遂而够不上盗窃罪,其行为是否可能构成破坏交通设施或破坏公共财物罪,就成了我们不得不认真考虑的问题。

    第三、罪轻与罪重的问题。我国《刑法》规定,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因此对于犯罪既遂或未遂的不同认定,必然会对被告人的量刑轻重产生一定的影响,甚至是较为明显的刑罚上的差异,事关被告人的切身利益。

    因此,准确区分盗窃铁路护栏钢轨行为是既遂还是未遂意义重大,而区分的标准更是我们研究的重点和难点。

    三、争议的焦点

    关于如何区分盗窃既遂与未遂,目前理论界主要有三种观点:一是“控制说”。即只要盗窃者已实际控制所盗财物为盗窃既遂,反之构成未遂。二是“失控说”。即只要物主已失去对其财物的实际控制为盗窃既遂,反之为未遂。三是“失控+控制”说,即只要被盗窃财物已脱离所有人的控制并已实际置于盗窃犯控制之下的为盗窃既遂,反之则为盗窃未遂。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失控+控制”说本质上还是以行为人控制所盗财物为标准,只是在控制说基础上加上一个失控的条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控制说的变体。

    按照失控说来看,犯罪人使用破坏手段盗窃护栏钢轨,使护栏钢轨的部分与整体相脱离的行为,不仅打破了铁路企业原有的控制状态,而且从根本上破坏了铁路企业原有的控制形式。从这一点上看见,对于已经脱离的整体的那部分护栏钢轨,铁路企业已经失去了有效的控制,其合法财产所有权已经遭到了侵害。换一个角度来看,即便实施犯罪行为的犯罪分子将其留在原地不动,第三人也可以轻易的将其拿走。因此只要犯罪人通过切割等手段,使护栏钢轨的部分与整体相脱离的盗窃行为完成,即应认定为犯罪既遂。

    按照控制说或失控+控制说来看,构成盗窃罪的客观要件是盗窃行为人预期的犯罪结果已经发生,而这个犯罪结果的发生,只能理解为是盗窃犯已经获得了对财物的实际控制。实践中,犯罪人要达到非法占有财物的目的,仅仅使护栏钢轨切割下来是不够的,其必须再通过搬运、装车、运离现场等一系列行为才能实际控制所盗钢轨。因此,搬运、装车等行为也是为实现“非法占有财物”目的的整个盗窃行为的一部分。在全部行为实施完毕以前,犯罪人不能获得对财物的实际控制,其非法占有财物的犯罪结果也未发生,只能认定为盗窃未遂。

    四、笔者的见解

    笔者认为上述观点从不同角度阐述了对盗窃犯罪既遂与未遂的认定标准,都有一定的道理,但针对盗窃铁路护栏钢轨这类案件而言,以失控说为标准更为适当。

    (一)以失控说为标准的理由

    首先、以失控说为标准更有利于打击犯罪,保护铁路企业的合法财产所有权。

    铁路护栏钢轨是一种特殊的有价物,不同于普通的盗窃犯罪对象。其作为铁路护栏的一个组成部分,具有实现铁路线与外界的相对隔离,保障铁路行车以及铁路沿线人畜安全等特定的功能。尤其在一些无人看管地区设置的护栏,其功能更为重要。作为护栏组成部分的钢轨一旦被盗,不仅会使铁路企业的合法财产权益遭受侵犯,而且必然会在一定程度破坏护栏应有的作用,从而可能造成了一系列更为严重问题的隐患。因此对于盗窃护栏钢轨的行为应当予以严厉的打击。而如果以控制说为标准,即行为人实际控制护栏钢轨作为这类盗窃犯罪既遂标准,那么在相当一部分案件中,都可能会出现犯罪人已经对铁路护栏造成了破坏,只是因为没有将赃物运走而无法认定的犯罪的结果,这实际上无异于削弱了对盗窃罪的打击力度,不仅置合法的铁路企业财产权益之保护于不力之境,在一定程度上还可能纵容了盗窃护栏钢轨行为的发生,而多发的盗窃护栏钢轨行为无疑会增加其他更为严重的危害后果发生的几率。反之,如果以失控说为标准则更有利于打击犯罪,保护铁路企业的合法财产所有权。

    其次、以失控说为标准更有利于统一司法的尺度。

    在司法实践中,以失控说为标准认定盗窃护栏钢轨既遂的标准相对明确,便于掌握,而以控制说为标准,认定盗窃护栏钢轨既遂的标准则相对复杂,不仅难以统一,而且不易掌握。以前文所举案件为例,对于案件中那些留在原地的、散落在铁路护坡上的、装上运输工具的,还有已经运走的等处在不同状态的钢轨,如以失控说为标准,上述情形均属于犯罪既遂,而以控制说为标准,情况就变得比较复杂了。一方面如何界定犯罪人已经实际控制了所盗护栏钢轨,这本身仍需要一个标准。而在实践中,无论是以犯罪人搬运的距离为标准,还是以赃物是否装车为标准,无疑都会引发一场新的争论。另一方面,铁路沿线复杂的地情地貌,无形中又进一步加大了认定的难度,在高山、丘陵、平原等不同的地区,在有人看护、无人看护等不同的条件下,界定犯罪人是否实际控制了所盗护栏钢轨显然难以适用统一的标准。因此,如以控制说为标准,不同的法官、法院在实际操作中必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而司法尺度的不同,又不可避免的造成同案不同判的现象的发生,从而使司法的统一和尊严受到无可挽回的损害。

    (二)认定护栏钢轨失控的标准

    按照失控说的观点,只要所有人失去对其财物的控制是因盗窃者的行为所致,则视为盗窃者已控制盗窃财物,构成盗窃既遂。因此,准确界定护栏钢轨失控的标准就成为了认定盗窃铁路护栏钢轨犯罪既遂的关键。在界定这一标准之前,我们必须首先明确的是在盗窃案件中,所有人对其财物的控制能力与时间、地点、盗窃手段、防范措施以及财物的性质、体积、形状等都有密切关系,因此办理不同类型案件时,只有综合考虑上述因素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根据。

从客观实际出发,铁路企业对护栏钢轨进行焊接、固定,使其具有了特定的形状和用途,同时也使其不会轻易被人破坏和移动,这既是铁路企业对护栏钢轨进行控制的主要方式,也是铁路企业对护栏钢轨控制力的表现。尽管这种控制方式不够严格,控制力也相对较弱,但这却是我国铁路企业现有条件下所能采取的行之有效的控制措施。毕竟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铁路企业不可能采取人工看护,或是在护栏钢轨之外再加设围墙等高成本的措施对护栏钢轨的安全进行严格的控制。

    因此,笔者认为可以将犯罪人的行为是否已经使作为铁路护栏组成部分的钢轨与护栏整体相脱离作为认定护栏钢轨失控的标准。换言之,只要犯罪人使作为护栏组成部分的钢轨与整体相脱离,如将作为护栏横栏的钢轨切断或将作为护栏立桩的钢轨拔出地面,就构成了犯罪既遂。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最高人民法院 | 人民法院报 | 中国法院网 | 河南法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