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 法律法规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业务研讨

对洛阳铁路运输法院2008年至2010年审理铁路运输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的调查报告

作者:张向争、宋振义  发布时间:2011-06-03 17:36:42


    2008年至2010年,洛阳铁路运输法院共受理铁路运输人身损害赔偿纠纷(铁路部门称为路外伤案件)19件,占同期受理民事案件总数的9.27%,立案标的566.32万元,结案标的263.09万元。其中调解14件,判决5件(2件上诉,二审中以调解结案)调解率73.68%。

    一、铁路运输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形成的原因

    1.受害人安全意识淡薄,违章侵入铁路界限,是发生事故的主要原因。铁路沿线、站区周边的居民和闲散人员贪图方便省事,不走道口和地下通道,直接跨越铁路线路,或在铁路沿线行走;儿童贪玩好奇,侵入站区玩耍,钻爬车辆;行人通过道口时,不停留瞭望,盲目穿行,从而导致事故频繁发生。19位受害人中,除1人系自杀、3人系掉入铁轨被列车轧伤之外,其余全是在铁路沿线行走或穿越铁路而造成死亡的。

    2.铁路点多线长,防护设施不完备,管理上存在疏漏,是事故发生的客观原因。有的铁路站区周围、线路两侧没有架设防护网;有些无人看守道口没有设置警示标志,或设置不健全、不符合相关规定;有的站区内的护栏、护网破损没有及时修复;有的立交道口建设滞后,地下通道地势低下陡直,积水或垃圾无人清理,难于通行;有的铁路工作人员责任心不强等等,这些都为案件的发生埋下隐患。

    3.铁路部门相关管理体制僵化,错失处理事故的最佳时机,是导致铁路运营事故升级为铁路运输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的重要因素。铁路基层运输站段均设有安全监督部门,履行管内铁路运输安全监督职责,在业务上对局属安全监督管理办公室负责。发生铁路路外伤事故,均由所属运输站段安全监督部门人员负责处理,但郑州铁路局安全监督管理办公室对站段安全监督部门工作人员的授权上限只有3000元,这大大抑制了站段安全监督部门工作人员处理事故的机动性、灵活性,错失了妥善处理事故的最佳时机,导致纠纷最终进入司法程序。

    二、铁路运输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的特点

    1.诉讼双方相对固定。首先,因郑州铁路局下属站段不是独立法人,不能单独承担民事责任,故该院所有此类案件被告全部为郑州铁路局。其次,受害人身份多为农民,19位受害人,只有3位是县城城镇人口,其余均为农民,其中10岁以下儿童4人,10岁—30岁6人,50岁以上9人。

    2.损害结果十分惨重。19起案件中,受害人死亡16人,四级伤残1人,五级伤残1人,九级伤残1人,且受害人或为家庭支柱,或是家庭的希望和未来。惨重的损害结果,在给受害人本人及其家庭成员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的同时,也带来了严重的精神损害,诉讼时被害人及其家属的痛苦程度,超乎想象。

    3.争议标的数额巨大。受害人不论伤亡轻重,不管经济损失多少,不分责任大小,总认为自己属于弱势,铁路属于强势,经济实力雄厚,于是随意请求赔偿数额,诉讼标的最低为4.9万元,最高为101.5万元,诉讼标的平均为29.81万元/案,结案标的平均为13.85万元/案。

    4.案件审理难度较大。首先是原告情绪激动。几乎所有原告及家属对事故发生后铁路部门的善后处理有对抗情绪,其中有12起案件的原告或家属到郑州上访,2起案件的原告在立案前到省政府上访。13起案件的原告或家属多次宣称如果被告的赔偿达不到要求会进京上访。其次是被告对待案件不积极,反馈调解方案缓慢,导致调解过程较长。最后是法官调解次数多。该类纠纷多为受害人侵入铁路造成损害,被告方认为属受害人自身原因造成的损害,应由受害人自担责任,其无任何责任。被告调解中愿意适当补偿原告损失也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故具体数额往往较低,造成原、被告调解数额差距巨大,需多次调解才能达成一致。

    三、该院审理此类案件的做法

    铁路法院处理此类案件面临两难。一方面,原告一方出于对铁路法院管理体制的疑虑,不愿向铁路法院起诉,而地方法院又不愿受理此类案件。铁路法院受理案件后,受害人一方大多情绪激动,处理不当极易引发不稳定因素,给和谐社会建设带来隐患。另一方面,现有的铁路法院特殊管理体制使得铁路运输企业相关部门人员在思想意识上缺乏平等观念,把自己置于管理者的角度,对法院的意见不重视,对法院妥善处理案件增加了难度。

    在处理此类案件中,洛阳铁路运输合法院坚持“以调为主、调判结合、服判息诉、案结事了”的原则,牢固树立以人为本的工作理念,创新调解方法,运用借助外力、整体联动、巡回审判、多策并举等多种调解技巧,将调解贯穿案件审理的始终。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根据每个案件的不同情况,采取明法析理、说服教育、以情动人、面对面、背靠背等灵活机动的调解方法,使双方当事人握手言和,化解矛盾,促成案件得以调解或撤诉结案,通过诉讼调解达到平息纠纷的目的,构筑了一方和谐。通过该院的努力,原告对铁路法院的印象亦由立案时的质疑发展到审理时的信任进而到结案时的感谢。具体做法如下:

    1.加强沟通,寓情于理。有些当事人维权意识很强,但对法律规定的认识却比较模糊,又比较偏激,案件虽然起诉到法院,但仍带有强烈的抵触思想,不论是否有理,随时作好上访准备。针对这类当事人,该院法官耐心作好与当事人的情感沟通工作,设身处地为当事人着想,努力让其对事故责任有个正确认识,不再盲目索赔。同时加大调解力度,纵使案件不能以调解方式结案,也能够让当事人感受到法院工作的诚心、耐心与热心,进而取得当事人的谅解,使其遵循正常的诉讼途径解决纠纷,为二审法院妥善处理案件奠定坚实的基础。如该院审理的刘松海、马巧玲诉郑州铁路局铁路运输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和郭德义、王亚娟、岳霄诉郑州铁路局铁路运输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尽管这两起案件的事故责任均属受害人自身原因,郑州铁路局具备免责条件,但主审人仍耐心地数次做郑州铁路局的调解工作,努力为作为弱势一方的原告争取最大限度的补助金额,以弥补其丧子(女)之痛。虽然这两起案件的最终判决均未能满足原告的要求,原告不能接受判决结果,但对法院的辛苦工作毫无怨言,表示会通过正常的上诉途径寻求更好地解决问题。最终这两起案件经过二审法院的努力,最终都得以调解方式审结。

    2.找准方向,重点突破。就原告来说,其提起诉讼的最终目的是要求郑州铁路局给予经济上的赔偿或补偿。就郑州铁路局来说,一旦发生路外伤事故,想完全免责也绝非易事,其参加诉讼的目的是结合其自身责任,愿意在经济上给予原告一定金额的补偿,从而可以在形式上免除其责任。该院法官根据每起案件原告的诉求及查明的事实,结合相关法律规定、司法解释,分别对双方当事人明法析理,晓以利害风险,进而探得双方的底限,经过艰苦耐心的工作,确定一个双方均能接受的金额,最终促使案件得以圆满解决。如该院审理的聂海燕诉郑州铁路局铁路运输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一案,原告请求赔偿的金额高达80余万元。该案开庭审理后,主审人重点就双方当事人应承担的责任分别与双方当事人沟通,借以降低原告的期望值,同时引起被告对案件处理结果的高度重视,在作当事人调解工作过程中掌握了原告的最低要求和被告出钱免责的想法及其愿承担的最高额度,经过几轮反复磋商,最终使该案得以圆满审结。

    3.巧借外力,上下联动。代理律师对调解的影响是深刻的,因为当事人信赖自己聘请的律师,对自己律师提出的建议通常会言听计从,代理律师做委托人的工作,常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法官先和双方的委托代理人就案件涉及的法律、证据问题进行探讨,待取得一致意见后,再由代理人分别做各自当事人的工作,提高调解成功率。案件能否得到妥善解决,作为被告的郑州铁路局的态度成为关键。在案件审理过程中,该院从院长、主管院长、庭长到合议庭成员上下联动,领导及承办人员分阶段、多层次参与调解,分别作郑州铁路局的思想工作,动员各方面力量,充分发挥院领导的影响力,努力促使其提高调解数额,在平等自愿、相互谅解的基础上达成协议,调解结案。如该院审理的陈峰、李文霞诉郑州铁路局等三起铁路运输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中,主审人、庭长的多次调解,已经做通了原告的工作,但郑州铁路局相关部门领导自持管理者身份,迟迟不做决定,致使案件久调未决。该院主管副院长亲自出面,带领民事庭庭长赶赴郑州铁路局,就该三起案件对其开展调解工作,最终促使这三起案件得以调解审结。

    4.深入现场,拉近距离。受害人为农民的案件,原告家庭大多经济困难,距离法院较远,每来一次法院都将增加其经济负担。该院急当事人之所急,想当事人之所想,为减少当事人诉累,不辞辛苦驱车远赴事故发生地及当事人家中进行沟通交流,拉近与当事人的距离,促进调解工作。如该院审理的马广志诉郑州铁路局、郭安仁、云双苗诉郑州铁路局两起铁路运输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的原告都曾经在事故发生后有过上访的经历,其家庭生活十分拮据。因此主审法官开庭审理后,分别驱车赶赴鲁山、洛宁探望原告,耐心作好原告的思想工作。两起案件的原告也正是有感于法官的真诚与辛苦,才在起诉数额的基础上做出较大让步,使得案件得以圆满解决。

    四、预防和杜绝铁路运输人身损害赔偿纠纷的建议

    铁路运输人身损害赔偿纠纷的发生,给受害人和铁路运输企业均造成了经济损失,给受害人及家庭带来了悲剧。如何预防和杜绝此类事故的发生,是摆在铁路和公民面前的一项重要课题。对此,笔者提出以下几点建议,期望能够对减少此类事故的发生或妥善处理此类案件有所裨益:

    1.加大公民安全防范意识教育力度。铁路遍布全国各地,沿线和周边村庄举不胜举,每年发生的铁路运输人身损害赔偿纠纷层出不穷。为避免和杜绝人身损害案件的发生,铁路和地方相关部门应加强安全教育力度,通过标语、广播、报刊、村民大会等多种形式进行宣传,中小学校要加强对学生的爱路护路和铁路安全教育。特别是未成年人的监护人,随时教育孩子们远离铁道,过铁路线时要两边瞭望,必要时要有监护人陪护。

    2.加大铁路企业自身管理力度。铁路企业要严格按照各种标准设置警示牌;平交道口要便于瞭望,容易发生事故的地方和设施要设置警示标志;铁路工作人员要提高责任心,加强站车各种设备的巡视检查,对闲杂人员及时清理,易发事故区段和重要设备、设施要设专人看护;在铁路沿线尤其是穿行村庄、耕地的铁路区段安装防护网。

    3.铁路运输企业要完善处理路外伤亡事故的机制,提高对运输站段安全监督部门工作人员的授权幅度。处理路外伤亡事故的工作,法律政策性强、难度大,机动性强。事故发生后,有关人员要及时、迅速赶赴现场,积极救护伤员,并依照法律做好赔偿和善后工作。在案件进入诉讼阶段后,明确参与诉讼机构,减少中间环节,杜绝个别站段推诿、扯皮,保证信息畅通。

    4.在机车头部加装摄像头,便于事后查明事实,分清责任,确定受害人受害经过,为事后的正确处理打下基础。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最高人民法院 | 人民法院报 | 中国法院网 | 河南法院网